菠萝菠萝蜜1003蜜

“呜呜——”

兽吟低沉而狂躁,被突然袭来的火焰激起杀心。呼声悠长,霎时惊动半边天,久久徘徊,呈一圆形扩散开去。

潮湿且长满苔藓的朽木在其声下断裂,而后大地震动,一头庞然巨兽甩动硕大的脑袋,从乌黑的淤泥中翻滚站起。

它非凶戾的怪物,此时也没受伤。可一大清早,它还在享受凉爽,没想领地就被攻击,若不站出来,如何在万灵谷中混下去?

咚!

一脚踏地,燃烧着火焰的树木被空气中的水分熄灭,而后这身披乌黑淤泥甲胄的巨兽扭动肥硕的脑袋,望向火焰前来的方向。他的林沼被轰出一条路来,河边的圆滑石子也被烤焦,而冒着黑烟的火迹那头,便是侵略者所在!

巨兽将愤怒宣泄在落地的每一脚中,引得树叶纷纷下落,洒在散发恶臭的林间。

“呜呜——”

又是一声响亮的嘶吼,顺着刚散开的浓雾水分朝外扩散。它穿过树林山涧,令百兽畏惧,慌乱逃窜。

远方,四肢纤细的女孩正收起薄毯,在小溪边捧起一把清澈冰凉的水,当她温柔文静的小脸映在水中时,耳中传来一声兽吟。兽吟中,她似乎听到夏萧的呼唤,微弱但清晰。

抬起螓首,女孩松开正准备洗脸的双手。冰水下落,溅起水花和圈圈涟漪。等溪水平静,再次如镜时,女孩已四下环视,找到一棵大树,并轻盈的跃上树梢。

背着背包的女孩脚尖微踮,点在树顶,水灵的双眼顺着兽吟方向,朝远处望去。这等纯净的双眸,除了舒霜拥有,再无他人。

白嫩水灵居家美女温馨俏皮写真

进入万灵谷之前,夏萧说过,他会闹出一番大动静,以此令舒霜确定他的位置。一同告诉她的,自然还有夏萧早已想好的计划。因此,此时兽吟虽小,可天边的一丝黑烟引起舒霜的重视。

肯定是夏萧!

从进入万灵谷中的那一瞬起,舒霜便辨别出方向,朝万灵谷中部赶。随后环其而行,寻找起夏萧。此时已过八日,那国老院大长老之孙,是该找到他了!

靴子轻点,树梢晃动时,舒霜身形随风,落进茂密树叶之海。树枝颤动,惊得上面的两只鸟儿飞上天空,而舒霜掠至远方。

“夏萧,等我。”

即便夏萧掌握着符阵,还有木行之力,可那姒营刚好克制他。就算他计划不错,但若出错,定会受到重创,那样一来,接下来的路便无比难走。

舒霜陪在夏萧身边许久,知道他最想要什么,所以此时释放出玄黄色的元气,加快速度。无论如何,夏萧都不能被淘汰!

舒霜前去的方向中,树木燃烧,黑烟连天,夏萧于其中慌乱躲闪,面孔被熏得发黑。

之前姒营只是一招,便打伤夏萧,令其身上烧伤更多,那几个水泡,令他手臂一动即疼。若不是他能小程度控制风,恐怕已被姒营的火焰击中。

“该死!”

姒营咬牙时,注意到河对面的荒兽。

这家伙身躯唬人,还没狂化,已有四米多高。浑身稀泥干化如甲,粗壮的大腿犹如顶山之柱。这等吨位,若不是那几根獠牙,根本看不出这是头河马!

在姒营印象里,河马憨态可掬,似乎只会在泥水里打滚。可此时,它犹如熟练死亡践踏的象兽,两脚将河流踏断,引得地动山摇,朝他冲来。

姒营身上的火焰太过醒目,等于直接告诉河马自己就是入侵他领地之人,这可不好办。在姒营准备迷惑它的目光时,那河马瞪大的小眼中,已锁定他!

瞥了眼一旁的夏萧,后者艰难的从地上站起,双目冷静,嘴角既然还微微上扬,流出一丝邪魅的笑容。

你不是喜欢找事吗?我给你找来这头河马,够你喝一壶了吧?

他虽未开口,可姒营觉得他在看自己笑话。

“别得意!”

姒营喝罢,双手连连结出手印。当即,一头浑身燃着火焰的荒兽射出契约空间,在夏萧眼前晃出一道刺眼的火光。

竖起手中朴刀,夏萧脚步后退时,不忘和其对峙。

在火光微微收敛时,夏萧才看清这家伙的嘴脸。这是一头五阶离火豹,此时拱着鼻子,露出锋利的獠牙,一对瞳孔已无生机,可依旧凶戾。在低沉的吼叫中,夏萧觉得有些棘手,毕竟火行克木!

苏家的信中提到过姒营,说他早已晋入尊境,可夏萧不知他会和怎样的荒兽签署灵契。离火豹因为火行原因,攻击力强,速度也快。仅靠木行中风的夏萧失去最后的优势,不过不是希望无。

自从灵石检测后,夏萧便有了些想法,找的这处有水,就是为了克制火。可现在这里距离大河还有百米,在他跑过去之前,恐怕会被离火豹撕碎。之前姒营和他战斗时,估计将其往这边引。

眉头紧锁的姒营瞪了眼夏萧,转头对上这河马。只要他将其拖住,离火豹一定能令夏萧死于其爪下。

这就是尊境强者和凝种的差距,前者看似是一人,实际还有一头实力不弱的兽!

轰!

火焰喷射而出,河马见之,大嘴一张,其中射出水炮。两者相撞,如铸两堵墙。水火难融,元气化作的水火更是气势极汹,前者试图将后者蒸发,后者试图将前者熄灭。

相较之下,还是河马的水柱略胜一筹。乱点如麻的滋声中,冒出些白烟,带着粘稠液体的水柱将火焰熄灭,下一刻,河马冲撞而来。

大地震动,姒营如面一辆战车,他双手一握,手臂上火焰如成一把锋利之刀。待河马距离自己只有几米时,侧身斩出。

火焰破开其稀泥甲胄,令它们哗哗直掉,还灼伤其皮肤,可它只是一摆头,姒营便倒飞而出。

嗯?

向河流跑去的夏萧眼眸猛地一凝,正准备回头挡住离火豹那赤红的滚烫利爪,不料它速度猛地慢了一点,爪子只是拍在地上。

轰!

火焰炸裂,地面又多一块疮痍,夏萧扭转的身体险些倒地,可顾不得裤腿上的火苗。他现在元气充足,有反手之力。

脚步生风,跨过一棵半面焦黑的树。

脚掌落在圆滑的鹅卵石上,夏萧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力。随之一起的,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高温热风,犹如刚打开的烤炉。

背部一阵入骨的疼,鲜血在高温的利爪下被蒸发,发出刺耳的滋滋声,一道火焰也顺着夏萧的衣袍开始燃烧,烫的他皮肤冒泡。

身体前倾,夏萧连连在地面滚动,背部火焰熄灭时,手臂碰到河水。这股冰凉,令其似得救。口中含着血的夏萧来不及娇滴滴的喊痛,只是紧咬牙关,忍着痛,挣扎单膝跪地,手中朴刀伸进河中。

木行元气被催动,元气随手中朴刀带动河水,令它们卷在其上。

“吼——”

离火豹发出低沉的吼叫,身体跃起时,双爪朝下,直朝夏萧心窝。它虽无神智,可和姒营心意相通,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招式,只有锋利足可划开防御的爪牙,和将人焚烧为灰烬的火焰。

眼角一挤,夏萧手臂甩动,手中朴刀在河水中闪过一道猩红之光。

滋——

大水落下,离火豹身上传来道道火被熄灭的声响。可它若被普通河水打败,岂不是闹了笑话?它可是火行荒兽!

身上火焰不减,锋利的爪子依旧落下。

这种时候,夏萧自然不会选择硬碰硬,他立即收刀,身体前趟,没有半点犹豫。此时慢上一秒,后果都不堪设想!

离火豹的爪子从夏萧后脑划过,令其心怵,同时,一道火焰令其头皮发疼。

一头黑发,瞬间燃了一半,声音噼里啪啦的,如点爆竹,就在耳边炸开。一把下去,夏萧心中感叹,不过身后的扑通一声,令其连忙脱下被烧掉肩带的背包,准备发起进攻。

跳入河水中的离火豹在一阵白烟中扑腾爪子,虽反应极快,可没有神智,那泛白的眼瞳估计还等着姒营做出反应。

游到河边,即将上岸时,夏萧猛地扑出,将其按到水中。

白烟再一次冒出,离火豹浑身火焰虽没熄灭,可明显变小。河中水流温热,要是现在没事,洗个热水澡也是极好。可那种想法,现在是遥不可及的梦!

嗤——

离火豹身上没有鬃毛,难以抓住,夏萧便催动所有元气,将其喉咙扼住。它的爪子四处横抓,不出几秒,夏萧的手臂便多了几道深可见骨的裂痕。鲜血与水融在一起,增添几丝温度。

手臂越疼,夏萧越凶悍,反手抓住手中朴刀,刺入离火豹体内,一阵翻搅。

即便从前是五阶荒兽,现在也没了风采!

夏萧最终还是松开手臂,并顺手拔出朴刀。在人与兽的温热鲜血中,夏萧爬上岸,看离火豹气息微弱,抖动身体的力气也不及之前,可它身上的火苗,再次点燃。

离火豹前胸流血,洒在石上,冒出些白烟。火行荒兽的鲜血就是如此滚烫,夏萧身上沾上一些,衣服干的速度都加快。

“吼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