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ios伪装app

“我只是听长辈们嘀咕过几嘴,说的是方外世界的传闻,据说,大泽丘中隐藏了好多‘史前巨怪’,其中就有飞行类的,感知特别敏锐。”

“我估摸着,自家的隐身符箓,正常状况下还能糊弄住空中巨怪,但你若是催动了风遁术,且没有海水掩护着,瞬间,风遁术波动就能透出隐身符箓,立马会引起空中巨怪的警觉。”

“那等存在,翅膀一扇,就到咱俩的跟前儿了,你说危险不?”

“所以说,真的万不得已的催动风遁术了,也要在水下使用,即便因着水的阻力降低了速度,也不要冒险在海面上引发大动静,不看男水鬼之类的邪物,都不敢冒头出来嘚瑟吗?我想,和大泽丘的史前霸主有关系。”

宁鱼茹的话落到耳中,我遍体生寒。

狐疑的看向四周,深恐有什么空中巨怪飞到这地方来。

“度哥,这个缓缓变化位置的岛屿好像是例外,不管这里有什么动静,那些空中巨怪都不敢侵犯,这是很奇怪的一点。”

“我躲藏在此的过程中,亲眼看到上空一头身躯百丈、长着六个大翅膀的巨大身影,接近这里的时候,竟然绕道飞走了。”

“那东西浑身妖雾滚滚的,只能看到个大约摸的轮廓,说实话,只是轮廓就吓死人了,绝对是妖族中最顶尖的存在,惹不起啊。”

“所以,我估摸着,这座岛屿很有些神秘之处,能让那等空中霸主绕道飞行,已经说明了问题,可惜,你我的时间有限,搞不清这份神秘了,保命要紧,要是落到方外法师的手中,那可就坏菜了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

宁鱼茹的这话一说,我的木头眼珠子几乎凸出去。

“你说什么?百丈之长?那就是,三百四五十米长度的躯体?”

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

我不敢置信的追问。

宁鱼茹很是笃定的点头。

我石化在那里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周所周知,妖怪的身躯极端强横,战斗力乃是同级生物中的第一,主要就是因为妖脉真身的缘故,但妖脉真身能达到数百米以上的,闻所未闻!

我眼前回闪某些科幻电影中遮天蔽地般巨大的外星飞船,然后,将飞行巨怪‘替换’了外星飞船……。

“天啊,就是那种视觉冲击力吧?”

这该死的大泽丘中,竟然生存着那样巨大的史前巨怪?先不说活了无数年的巨怪智商有多高,只说那庞大的身躯,就是无敌的存在了。

惹不起,真的惹不起啊,要是引发这等巨怪的关注,还不是瞬间就被抹杀的下场。

“绝不在海面上施展能量波动巨大的风遁术。”我立马下定了决心。

“那样巨大的飞行怪物,你统共看到了几头呀?”我有些结巴了。

“就那么一只,期间还有些数丈大小的身影绕道飞过,我觉着,那个数百丈躯体的,是祖师爷般的存在,看你我应该是看蝼蚁的感觉,不会随便出手。但那些数丈大小、被妖雾包裹着的妖邪玩意儿,可就说不准了。”

宁鱼茹这话让我放心看不少,原来,那样巨大的家伙只有一头,这就好啊。

吓死老子了!

要是那种东西遍地都是,一旦闯到人类世界去了,那不就是末日降临?

最厉害的中子弹都无法破防吧?

激灵灵一颤,我收回越飘越远的思绪,怎么感觉像是做梦一般,这哪是现实世界能接触到的?

我想回家了,不想在着藏着史前怪兽的大泽丘中多待上一秒钟,心理压力太大的说。

当然,只是心底琢磨一番罢了,在心爱的女孩面前,怎能露怯呢?装也得装个男子汉模样。

“茹妹,空中有飞行类的巨无霸,海底呢……?有没有那样巨型的大海怪?”

我忽然想到这种可能性,一时间,语调都快控制不住了。

“咦,虽然你我没亲眼见识到,但大泽丘面积如此之大,赶上三分之一个大洋了,保不齐真的有巨型海怪!天啦噜,三清祖师,瑶池王母,各路远古大神们,保佑弟子们吧,可不要让我俩遇到大海怪。”

宁鱼茹也被这话给吓到了。

我俩心惊胆颤了半响,逐渐恢复了镇定。

只是胡思乱想罢了,即便真的藏有大海怪,也不见得会和我俩遇到。

退一万步说,即便遇到了,那等史前存在,也不见得会对我们这样的过客发难,甚至,都不稀罕搭理我们。

就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。

整理好心绪,我俩透过野草之间的空隙看向前方,确切的讲,看向被千多只水鬼围在中间的三具尸首,那就是三道‘怨念源头’。

不管是消灭亦或封印,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接触到尸首,那就得接近。

但这么多的水鬼绕圈儿的保护着,我俩如何接近?

一旦引发混战,在这鬼知道隐藏了多少史前怪物的大泽丘之中,绝不是明智之举。

“隐身符箓能蒙骗过这么多的水鬼吗?”

我低声询问。

宁鱼茹叹了一口气,轻声说:“在度哥你来此之前,我已经实验过了。正常情况下,水鬼们发现不了你我,但此刻的情况,它不正常啊。千多只水鬼的精神探查力,竟然因着某种我不了解的原因连接到一处了,换言之,此刻这些水鬼的精神感知力凝结为一体,这就太恐怖了。”

“只要隐身符箓接近它们,就会被发现异常。但不到它们守护的圈子中,它们视若不见,可一旦进入‘水鬼圈子’,被窥破行藏的话,那就只能硬碰硬了。”

“以你我的实力,在千多只低阶水鬼守护下夺取三具尸首,应该能够做到,就是不知会不会引发连锁反应?”

“毕竟,这座岛屿上藏着怎样的妖怪和鬼物,我们还没有搞明白,且这地方诞生的妖怪和鬼物,似乎都天赋异禀,那个隐身能力出神入化的螳螂小妖怪就是例证……。”

宁鱼茹停住了话头,但意思已经阐述的非常清晰了。

使用隐身符箓,无法瞒住千多只低阶水鬼的联合感知,硬闯的话,指不定引发恐怖的连锁反应,弄不好会将自身给折进去。

进退维谷、踟蹰难前,就是我俩此刻状态的真实写照。

“如何做才能顺利的夺取尸首,且不会和水鬼们发生激烈冲突呢?”

我满心都是这个棘手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