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税摄影网是全国税务系统的摄影交流平台
中税摄影网
您的位置:首页 - 摄影课堂 - 读书笔谈

读王哲的《神奇新疆》之“康家石门子岩画”

分类:摄影课堂 - 读书笔谈 创建:2018-06-02 07:00:00 人气:128 字体:     来源:中税摄影网   作者:王哲   编辑:小龙   收藏  

王哲,今年已60有余。退休前供职于乌鲁木齐市地税局,任办公室主任。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乌鲁木齐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摄影经历有35年,远足新疆各地,拍摄了数万张的作品。


我有幸拜读了他的几本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的游记作品集。




人在旅途,享受感悟;按下快门,驻留精华。


“康家石门子岩画”。下文,为本书作者提供。


康家石门子岩画




新疆,有很多古怪的地方,让人无法想像也难以琢磨。伊犁草原和阿勒泰的石人、青河的石头怪圈,还有很多早期人类留下来的刻在石头上或是岩壁上的图画。这些发现几乎都是在很偏远的山岗和荒原上,而且各有不同。像伊犁石人竖起来外形是圆的,阿勒泰石人则是长石头雕刻的,至今发现的大部分岩画以表现动物和植物形状的居多,要说表现人物的那就要算康家石门子岩刻画了。康家石门子生殖崇拜岩画位于昌吉呼图壁县西南的天山腹地,距县城约75公里。




从呼图壁的大丰镇沿雀尔沟河走到101公路右拐弯或是从玛纳斯县的孟家庄沿塔西河到塔西河水库左拐走101路都可以到达。要想真正找到岩画还要下车离开公路步行走一节路才能到达岩壁。但如果没有向导就很容易迷路,因为山里的路分支很多,搞不好会多走怨枉路。



记得第一次去是1997年的夏天,那天的天气晴朗,但是很热。我们从大丰镇进入,走了30多公里的柏油路后,车就下了土路,盘山道一会儿上一会儿下,在砂石路上茫然地行驶,道上的尘土几欲让人窒息。路两旁没有庄稼地,树也很少,千篇一律的、没有尽头的山野让人心里没底。问那里的牧民,他们似懂非懂,因为没有能听懂几句汉语的,迷茫之余多了几分犹豫,目的地似乎很近,却又很远。不知到了什么地界,也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长。车行进在山间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你们瞧那座山”!顺着他指的方向,我们看到了一座特别的山,吸引我们视觉的不是山的雄姿,是山的身躯,确切地说是山的“纹身”。那“纹身”像险要的山寨,像古时的城墙,人哪有这般神力来完成如此雄伟而又充满艺术美感的工程?可以肯定,这绝对是大自然的力量,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其实,心里冒出“鬼斧神工”这四个字是牵强的,因为,我不能相信那“鬼斧”能够刻画得如此细腻,更不相信那“神工”能拥有如此的巧技。在同伴的呼唤中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,山的颜色主体是铁红色,纹理中还透着黄和暗褐色。远远看去十分显眼。




为何在这群山里只有这一座山拥有这样的纹身?没有答案。当我们爬到一座山的高点,这座“纹身”山仍然在我们的视线里。再看看车上的公里数,已经远远超出了要走的路。无助的我们只好拦住了一辆对面开过来的小车,车里走下一位哈萨克族妇女,便上前探路,她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自我介绍说:她是呼图壁县的政协委员,刚从县里开会回来。听说我们要找岩画,她说你们走过站了,她指着那座“纹身”山说道:就在那座山的下面。没想到心灵的感应这么准,也许这山与岩画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真是让人又惊又喜。


下车入谷,谷内湿润,草木茂盛,不时有蚂蚱从草丛中跳起。山谷里随处可见牛马的粪便。走了大约有700米我们来到了“纹身”山的下面,在山底部凹进去的岩壁上我们看到了一长溜足有十米多的岩画。




【本文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】          



[ 打印 ]  [ 关闭 ]


大家评论

微信登录 发布前记得先登录

最新评论

暂无数据!


兰道滤镜